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English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校園服務 >> 校園風采 >> 優秀作品 >> 正文

【遵師人議“轉折”】遵義大捷:中央紅軍長征中的最大勝利

時間 :2019-09-09 瀏覽次數: 來源 : 本網綜合 打印頁面

革命歷史劇《偉大的轉折》第17-20集生動演繹了遵義大捷的歷史過程。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劉伯承等黨和紅軍領導人的運籌帷幄,鄧萍、鐘偉劍、鐘赤兵等為代表紅軍指戰員的犧牲流血,黔北民眾尤其是游擊隊的大力配合支持,敵軍內部特別是國民黨中央軍與黔軍之間的貌合神離等,遵義大捷后遵義城軍民祝捷大會上的張燈結彩等,給觀眾精彩呈現來了紅軍二進遵義及遵義大捷的前因后果。特別是《偉大的轉折》中呈現的婁山關、老鴉山、忠莊鋪等地爭奪戰、偷襲戰,驚心動魄,讓人心緒難平。遵義大捷,又稱遵桐戰役、遵義戰役,是長征中遵義會議之后紅軍取得的的重大勝利。觀看《偉大的轉折》,品讀遵義大捷,對于了解黨史軍事文化,傳承長征精神,有著重要意義。

一、遵義大捷的歷史背景

1.紅軍長征初期湘江等戰役中紅軍損失慘重,亟需通過勝仗獲得物資補充,鼓舞士氣。長征初期中央紅軍突破敵人第四道封鎖線的湘江戰役,由于長征初期左傾領導者軍事指揮上驚慌失措的逃跑主義,行軍轉移途中不能主動靈活地殲滅敵人,行動遲緩,以消極的防御作戰來被動應付,使紅軍付出了沉重代價。遵義會議之后的土城戰役亦出師不利,紅軍主力由于武器裝備差、情報對敵情判斷不準等因素,原計劃在土城青杠坡謀劃的伏擊戰變成了攻堅戰,紅軍未能實現戰略意圖,反而損失相當物資和兵力。紅軍面臨著敵人的圍追堵截,物資人員消耗過大,需要在運動殲滅敵人,鼓舞士氣,獲取物資。這一點,《偉大的轉折》劇中有細節化的反映,毛澤東在扎西和警衛員陳昌奉談心,陳反映部隊中有情緒,不滿意天天行軍而不打勝仗,希望打有油水的仗。

2.遵義會議之后,敵人兵力部署迫使紅軍必須正面面對,擇其弱者而殲之。中央和紅軍進駐云南扎西地域,蔣介石誤判紅軍在此地域北渡長江,于是調兵遣將,企圖聚殲紅軍于扎西地區。其中針對中央紅軍的第二路軍,以吳奇偉部編為第一縱隊,周渾元部編為第二縱隊,滇軍孫渡部編為第三縱隊,黔軍王家烈部編為第四縱隊,湘軍李云杰部編為第五縱隊,川軍郭勛祺部編為第六縱隊,湘軍李韞衍部編為第七縱隊。企圖壓迫紅軍于長江以南、橫江以東、烏江以北和以西地區聚殲。國民黨中央軍、滇軍、川軍、黔軍,向扎西一帶紅軍圍聚,造成黔北空虛之勢,為紅軍提供可乘之機。

3.遵義會議之中央的新決策部署,開創川滇黔邊新蘇區。遵義會議之后,紅軍一渡赤水,進軍川南滇東北地帶。扎西會議上,中央根據形勢,決定二渡赤水,回師黔北,占領桐梓、婁山關、遵義。正如1935年2月7日《中革軍委關于我軍改為以川滇黔邊境為發展地區得方針給各軍團的指示》中強調,“根據目前情況,我野戰軍原定渡河計劃已不可能實現?,F黨中央及軍委決定,我野戰軍應以川、滇、黔邊境為發展地區,以戰斗的勝利來開展局面,并爭取由黔西向東的有利發展”。(《紅軍長征·文獻》,解放軍出版社1995年版,第253頁)

二、遵義大捷的戰略意圖及主要進程

遵義大捷的戰略意圖是運動中給敵人以重大殲滅,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為建立川滇黔邊蘇區根據地提供保障。2月15日發布的《朱德關于我軍東渡赤水河的計劃致各軍團電》進一步明確了回師黔北的重要戰略目的,在于消滅黔敵王家烈主力。選擇這一作戰目標,是考慮王家烈部為敵營壘中最薄弱的環節,有利于紅軍盡快轉變不利態勢。

遵義戰役是四渡赤水期間發生的,是四渡赤水系列戰役的重要組成部分。遵義戰役本身又分為系列戰斗,包括桐梓、婁山關及遵義城攻守戰,戰線包括從桐梓到遵義縣屬烏江北岸,又稱遵、桐戰役。期間,包括攻城戰、山地戰、運動戰、伏擊戰、陣地戰、追擊戰等多種戰斗形式。

1.遵義大捷的前奏:輕取桐梓。桐梓是貴州桐梓系軍閥王家烈的起家之地,也是遵義的北大門,奪取桐梓即為遵義戰役的序幕。2月24日22時,紅一軍團第一團搶占桐梓縣城,正如林彪、聶榮臻關于紅一軍團進占桐梓致朱德等電文中指出:“我第一團已進占桐梓城,敵約兩連與我接觸,退至遵義方向約三里處,仍與我一團部隊對抗中”(《紅軍長征·文獻》),第269頁)。

2.遵義大捷的序幕:婁山關爭奪戰。婁山關處于川黔交通要道,稱為黔北鎖鑰,進占婁山關,遵義城即無險可守。婁山關由黔軍師長柏輝章、旅長杜肇華所部第一、第五、第六、第八計四個團由遵義向桐梓弛援。紅軍為攻取婁山關,乘勝奪取遵義城,作了精密部署。紅五、九軍團阻滯川敵,紅一、三軍團及干部團由彭德懷、楊尚昆統一指揮,擔任主攻任務。其中右翼第三軍團的十三團及預備隊干部團從正面進攻,其余作為兩翼迂回部隊,配合右翼進行迂回攻擊。2月25日上午9時,紅三軍團為前鋒,在紅花園與黔軍第六團劉鶴鳴部遭遇,打響婁山關戰斗。26日,軍委縱隊進駐桐梓縣城,作出“消滅婁山關之敵”的部署。紅十二團接受正面佯攻任務,占領婁山關關口左側的小金山。紅軍于26日下午攻占婁山關。

3.遵義大捷的關鍵之戰:遵義城攻取戰、遵義紅花崗、老鴉山之防衛戰、忠莊至烏江邊的追殲戰

紅軍攻取2月26日攻取天險婁山關,擊潰黔軍主力后,攻取遵義城市城的戰斗部署隨即展開。黔軍王家烈、猶國材等為自身利益計,在遵義城北鳳朝門督戰指揮,其力量主要是第五團李維亞、第六團劉鶴鳴殘部,他們分守遵義新老兩城,對抗紅軍攻城部隊。27日晚紅軍占領遵義新城,黔敵向南門退卻,28日紅軍占領遵義老城。至此,遵義城完全被紅軍控制。28日先于從貴陽方面支援的國民黨吳奇偉部占領遵義城制高點——紅花崗、老鴉山。28日9時,紅花崗、老鴉山戰斗打響。敵出動飛機轟炸,戰斗激烈。下午4時,紅一、三軍團、干部團向敵人發起總攻。紅一軍團第五團沿公路東翼前進,搗毀敵人忠莊鋪指揮部,坐鎮指揮的吳奇偉、王家烈為避免成甕中之鱉,慌忙下達全軍撤退命令,敵全線潰敗。紅一、三軍團分頭追擊至烏江北岸,勝利結束遵義戰役。

三、遵義大捷的戰果及意義

遵義大捷歷時5天,殲滅和擊潰敵人2個師又8個團,俘虜敵人三千余人,槍支三千余支,為長征以來的最大勝利,國民黨軍的奇恥大辱?!都t星》報記載,“此役總計擊潰敵廿余團,敵死傷千余,被俘三千余。我軍繳獲機關槍廿余挺,步槍三千余支,子彈卅萬發,軍用品不計其數”(《紅星》報1935年3月4日第11期)。

1.顯示了遵義會議之后正確軍事路線的威力,鞏固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遵義大捷是長征中的第一次大勝仗,也是毛澤東遵義會議上當選為政治局常委,參與黨和紅軍核心決策后的第一個大勝仗,體現了毛澤東運動戰的思想,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光輝一頁。正如遵義戰役指揮者彭德懷指出,包括婁山關、遵義城附近對黔軍、國民黨中央軍的勝仗,“是退出中央蘇區第一次連打了兩次勝仗。打亂了敵人的追擊部署,爭取了某些主動。改換新的領導后,打這樣一個勝仗意義更大”?!杜淼聭炎允觥?,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96頁遵義戰役后,紅軍各部召開大會,總結經驗,高度評價毛澤東的軍事戰略。如張愛萍回憶紅三軍團在鴨溪舉行隆重大會,慶祝婁山關與遵義兩次大捷,“各連出墻報、編快板、賦詩作歌,頌揚長征以來獲得的第一次重大勝利,頌揚毛主席戰略方針的勝利”(《遵義戰役資料匯編》,內部出版1979年,第28頁)遵義戰役后,中革軍委成立前敵司令部,朱德任司令員,毛澤東任政治委員。這是對毛澤東之前指揮軍事特別是遵義戰役取得勝利的印證與肯定,也是毛澤東遵義會議后軍事領導地位的體現。遵義戰役后的1935年3月12日中央政治局茍壩會議上成立三人軍事小組,全權指揮軍事,毛澤東為三人軍事指揮小組成員之一。是毛澤東在黨和軍內地位鞏固的標志性會議。

2.成為紅軍長征中扭轉被動局面的關鍵之戰

一方面遵義大捷的巨大勝利,振奮了軍心,挫敗了敵人的軍事圍剿,擾亂了敵人的軍事部署,為紅軍贏得了軍事上的主動權。國民黨將領回憶指出“遵義戰役中央軍大敗,各軍震動,對朱德、毛澤東所率紅軍來去無定的機動神速都感到可怕”。(《國民黨將領圍追堵截紅軍長征親歷記(上)》,中國文史出版社1991年版,第68頁)。遵義戰役中敵人望風而逃、紅軍大量俘虜敵軍的場景令紅軍指戰員歡心鼓舞,歷久難忘。這種勝利,增加了紅軍取勝的信心,正如親歷遵義戰役的鄧富連在回憶文章中指出:“這次遵義戰役的勝利,不僅沉重地打擊了敵人的反動氣焰,粉碎了蔣介石的如意算盤,而且大大鼓舞了我軍廣大指戰員的士氣和必勝信心,從而為我軍以后的行動爭得主動權奠定了牢固基礎”(鄧飛:《中央紅軍長征路上的第一個大勝仗》,《人民論壇》1994年第3期)。另一方面,遵義戰役對國民黨中央軍的重大勝利和物資繳獲,補充了紅軍急缺的彈藥物資。中央紅軍自撤離中央蘇區以來,連續突破敵人四道封鎖線,不斷的行軍與作戰,所攜帶的彈藥消耗殆盡,亟待補充。遵義戰役中的重大繳獲,特別是繳獲子彈十萬余發,為紅軍補充了大量的軍事物資,是紅軍轉戰云南、四川的重要軍事物資保障。

3.遵義大捷對西南政局產生重大影響

遵義大捷對西南政治產生了重要影響。一方面,蔣介石以遵義戰役失敗為由,直接指揮西南各部隊,加強了蔣介石對西南各軍事實力派的控制。遵義大捷,紅軍重創敵人,蔣介石稱之為國軍追剿紅軍以來的奇恥大辱,加強圍剿紅軍的部署。其1935年3月3日飛抵重慶,統令各追剿部隊:“本委員長已進駐重慶。凡我駐川、黔各軍,概由本委員長統一指揮;如無本委員長命令,不得擅自進退,務期共同一致完成使命”。(《紅軍轉戰貴州——舊政權檔案史料選編》,貴州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10頁)。另一方面,黔軍王家烈部主力被消滅,人員損失慘重。旅、團長、營長傷亡近10人,連排長傷亡及失蹤過半數。正如陳云指出:“此仗實使王家烈傾家蕩產,不久即出黔游歷而作下野客矣”(《隨軍西行見聞錄》,紅旗出版社1985年版,第28頁)。蔣介石趁勢剝奪王家烈在貴州的軍政權力,派遣嫡系執掌貴州軍政權力,實現了國民黨中央在西南中心地帶貴州的直接統治。1935年3月24日,蔣介石由重慶飛抵貴陽,明令免去王家烈貴州省主席,派吳忠信接替貴州省主席。隨后蔣介石用內外夾攻的方法,通過扼制王家烈的軍餉,收買王家烈的部下,制造糾紛,迫使王家烈交出軍隊。通過這些措施,結束了桐梓系軍閥統治貴州的局面,實現了蔣介石國民黨中央對貴州的直接統治。

(作者裴恒濤,系遵義師范學院中國共產黨革命精神與文化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聯系我們

    • 電話:0851-2892240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郵編:563006
    • 地址:貴州省遵義市新蒲新區平安大道
  • 遵師微信

  • 遵師微博

分享按鈕 北京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