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English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校園服務 >> 校園風采 >> 優秀作品 >> 正文

【遵師人議“轉折”】紅軍北渡烏江、進占遵義的歷史必然與偉大意義

時間 :2019-08-29 瀏覽次數: 來源 : 本網綜合 打印頁面

電視劇《偉大的轉折》第5、6集集中反映了中央紅軍強渡烏江、智取遵義的歷史場景。烏江為貴州第一大河,江面不寬,但水流湍急,兩岸多懸崖絕壁,易守難攻,為貴陽與遵義之間的天然屏障。遵義為貴州第二大城,市面較為繁榮,也是中央紅軍長征中占據的最大城市之一。紅軍在前有黔軍堵截,后有國民黨中央軍緊追不舍,裝備不足,缺少休整的情況下,發揮主觀能動性,在各種因素的促成下,勝利強渡烏江、進占遵義。這一系列勝利對于中央紅軍暫時擺脫強敵,贏得戰略休整,召開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提供了空間和時間。

紅軍勝利北渡烏江、進占遵義具有歷史的必然性,是多重因素促成的結果。黨中央和中革軍委的戰略部署和堅強領導,是北渡烏江勝利的政治保證。1935年1月1日甕安猴場政治局會議決議重申了黎平會議的精神,強渡烏江,建立以遵義為中心的川黔邊革命根據地。強調“立刻準備在川黔邊廣大地區內轉入反攻”,“建立川黔邊新蘇區根據地”,“首先以遵義為中心的黔北地區,然后向川南發展,是目前最中心的任務”。同時加強了黨對軍事工作的領導,強調“關于作戰方針,以及作戰時間與地點的選擇,軍委必須在政治局會議上做報告”。這一中央決策進一步統一了中央高層和紅軍各部隊的思想,排斥了博古、李德的錯誤軍事指揮對紅軍戰略轉移的干擾,為強渡烏江、進占遵義提供了政治保證。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等領導同志徹夜為強渡烏江謀劃,以劉伯承為總參謀長的紅軍將領的高超指揮藝術進一步保證了渡江戰役的順利實施。劇中毛澤東在甕安桐梓坡與殺豬漢陳金榜拉家常,了解遵義社會狀況。劉伯承身先士卒,調查民情,審訊俘虜,出謀劃策,為強渡烏江、進占遵義作出了重要貢獻。

紅軍不怕犧牲、敢于勝利的革命精神,以及過硬的軍事素質,是取勝的內在動力。以毛振華連長為首的渡江勇士,克服烏江兇險的江水,冒著敵人的子彈,不怕疲勞,不怕犧牲,機智勇敢,偷渡成功,為攻克黔敵烏江江防陣地、為紅軍大部隊的強渡烏江立下了汗馬功勞。以炮兵趙章成的過硬的迫擊炮射擊技術,用僅有的五發炮彈,精準射向烏江北岸的敵軍陣地,給敵人以重大損傷,減少了渡江部隊的傷亡,為強渡烏江成功作出了貢獻。為表彰烏江戰斗中的英勇,軍委發文予以表彰獎勵。三連毛正華(據楊成武回憶為“毛據華”,本劇中稱“毛振華”)得紅星獎章。其余每人均獎軍衣一套。領導此次戰斗的主要干部有一營長羅有保、三連長毛正華等八同志。涉水及撐排的有孫明、王家福等五同志。英勇沖鋒頑強抗戰的戰斗員有曾傳林、劉昌洪等九同志。

紅軍各部隊的協同作戰與緊密配合是重要保障。紅軍強渡烏江不是從一個渡口,而是從茶山關、江界河、回龍場等多個渡口偷渡或強渡。如軍委縱隊在猴場統籌指揮,劉伯承指揮紅軍從江界河渡口強渡,紅一軍團二師四團經過多次強渡,成功渡江,紅軍干部團、工兵連隨后在渡口架設浮橋,軍委縱隊及五軍團從江界河渡口浮橋渡過烏江。紅三軍團主要從上游的茶山關渡口渡過烏江,進駐遵義尚稽。紅一軍團主力和紅九軍團主要從下游余慶回龍場渡口強渡。各渡江部隊密切配合,協同作戰,使敵人不能左右兼顧。江界河渡口毛振華連長等先期渡河成功的部隊,翻越烏江對岸的懸崖絕壁,潛伏在敵人防御工事周圍,偷襲敵人江防陣地后方,為正面強攻的渡江部隊提供掩護。南岸的紅軍部隊則集中火力向對岸敵軍陣地進行炮火射擊,全力進行火力掩護。各部隊的協同配合,合力攻堅,最終攻克了黔軍的烏江防線,勝利渡過號稱天險的烏江。

烏江沿岸群眾的大力支持,軍民團結一家親,是勝利的群眾基礎。紅軍關心群眾利益。劉伯承指揮部隊在烏江邊砍伐竹子,制作渡江的竹排。劉伯承向戰士們講述雌性竹子和雄性竹子的區別,強調雌性竹子來年要長竹筍,老百姓依靠它們。要求紅軍不要砍伐雌性竹子,而是去砍伐雄性竹子。并且要求紅軍戰士每砍伐一顆竹子,就要在竹根上放十個銅錢,以保證當地群眾的利益。這樣的例子在紅軍轉戰西南過程中比比皆是,如遵義一張買豬條的故事,川南營盤山下橘子紅的故事,以及蘿卜坑里留銅元等等,不勝枚舉。軍愛民,民擁護,群眾把紅軍當作親人,軍民團結共同鑄成了戰勝強敵的鋼鐵長城。當地窮苦百姓,積極主動幫助紅軍砍竹子制作竹排,給紅軍當向導,指引烏江渡口的情況,告知紅軍遵義城周邊的情況。為紅軍渡過烏江、進占遵義提供了重要幫助。

紅軍對俘虜采取了正確的政策策略,是勝利的重要因素。強渡烏江、進軍黔北之際,中央加強了瓦解白軍的工作,紅軍總政治部于1935年1月1日下達《關于瓦解貴州白軍的指示》,分析了貴州白軍的特點,如少數民族多,多數吸食鴉片,生活極端惡化,受長官虐待和壓迫,對紅軍缺乏了解等,對貴州白軍提出了系列斗爭和宣傳口號,如“紅軍歡迎貴州白軍弟兄來當紅軍”“紅軍優待白軍俘虜兵”等,并要求紅軍各部“在生活上須盡量保證俘虜兵有飯吃并吃飽有開水吃,并設法解決他們生活上的困難”。劇中紅軍優待俘虜,即是對該指示的具體落實。對于烏江戰役及隨后進軍遵義過程中俘虜的黔軍士兵,紅軍指戰員積極向他們講述紅軍的政策,不虐待俘虜,給每個俘虜發三塊大洋。紅軍正確的俘虜政策,感化了敵軍。他們主動為紅軍講明遵義城的兵力部署情況,并且充當向導,為以最小代價智取遵義城提供了有利條件。

敵軍方面的矛盾重重、戰斗力不足也為紅軍突破烏江、進占遵義創造了外在條件。首先是黔軍王家烈與國民黨中央軍的矛盾。劇中王家烈宴請進入貴州的中央軍薛岳、周渾元、吳奇偉等,王家烈裝醉也套不出薛岳的真實意圖等表現,反映了王家烈與國民黨中央軍之間的貌合神離,各懷鬼胎。薛岳等中央軍進入貴州后,不尾隨紅軍加緊追剿,而是以進占貴陽、排擠王家烈的勢力為首要目標。王家烈在內的黔軍高級將領為自身利益計,以保存勢力為首要考慮,希望紅軍早日通過貴州,進入四川,表明了軍閥之間以鄰為壑的心態。其次,黔軍軍閥部隊戰斗力弱,官兵不一致,指揮員不以身作則,吃苦在前,戰斗在前,而是在戰斗危機時刻,猥瑣不前,靠逼迫或者大洋的物質獎勵的方式驅使部隊前進。擔任遵義防守的侯之擔等,更是事先預備好了退路,讓親信把財產家室轉移到安全的重慶,備好汽車自己也損失準備出逃。黔軍部隊多被脅迫而來,缺乏斗志,毫無信仰,平時一桿步槍,一桿煙槍,在犧牲和流血面前,癱作一團,連滾帶爬,不敢前進。這樣貪生怕死的軍隊長官,這樣沒有信仰的軍隊,談何作戰能力,只能是起到嚇唬欺壓老百姓的作用,在英勇的紅軍面前,盡管他們占據地形優勢,以逸待勞,彈藥充足,但仍是不堪一擊,兵敗如山倒。

紅軍強渡烏江,黔軍的防線土崩瓦解,遵義失守,黔軍二十五軍副軍長兼教導師師長侯之擔并敗潛逃重慶,后被蔣介石撤職關押。黔軍丟盔棄甲,嚇破了膽,傳說紅軍有“水馬”渡江。其實紅軍哪有什么“水馬”,紅軍的成功在于正確的指揮,上下團結一致、頑強作戰的革命精神,以及始終植根于民眾而產生的無窮智慧與力量,這才是紅軍克敵制勝的法寶。

強渡烏江、進占遵義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對于暫時擺脫強敵,贏得戰略休整,召開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提供了空間和時間的保障。劇中博古、李德擔心烏江戰役會成為第二個湘江戰役,拖延政治局擴大會議召開的時間,借口找不到合適的地點,說過了烏江,到了遵義再說。紅軍順利通過烏江,占領遵義,避免了紅軍的重大損失,把敵人甩在烏江南岸,打消了博古、李德的顧慮,驗證了毛澤東的正確決策,為紅軍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會議提供了時間和空間。正如率紅一團在回龍場強渡烏江的先遣團長楊得志指出“就我們紅軍來說,突破烏江不僅可以直取貴州的第二大城市遵義,還可以把追敵甩得更遠一些”。

(作者:裴恒濤,系遵義師范學院中國共產黨革命精神與文化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聯系我們

    • 電話:0851-28922406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郵編:563006
    • 地址:貴州省遵義市新蒲新區平安大道
  • 遵師微信

  • 遵師微博

分享按鈕 北京中彩